您现在的位置:联盛中学网站>> 万博亚洲官网客户端>> 联中报刊>> 正文内容

联盛中学报75期(第四版)

发布时间:2012年05月26日 点击数:

第四版 青春文苑

我是一粒种子
刘洋

     一阵风拂过,我不堪重负,应身落地。
     我,是一粒饱满的种子。
     我舒适地躺在肥沃的土壤之上,享受着阳光的沐浴,本想在此扎根成长,可又不能承受这成长的孤寂,欲游那极度诱人而又陌生的地方。
     我用力呼唤:“风,带我游览世界吧!”
     “好,随我而来吧!”
     一股猛烈的风将我卷起,我便开始了梦一样的旅程。
     第一站——云南
     不知不觉我进入了梦乡,在朦胧之中,感到肢体失去了那轻盈的触动,我猛一睁眼,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。
     这里的土地干裂成片,农作物得不到水的滋润,枯萎倒下。烈日仍在炙烤着大地,我尝试在土地的夹缝间寻找水源,但一无所获。我精疲力尽。昔日让我感到温柔无比的大地母亲,在这里却皮肤干瘪粗糙,衣裳色泽暗淡,让我大失所望。气温越来越高,我的呼吸愈来愈急促,在强烈的日光下,我开始全身冒烟,似乎要窒息了,承受着有言而无语的巨痛。
     忽然一阵风悄然拂过,我投入了风的怀抱。
     第二站——伊拉克
     我被掷于一堆废石之中。我刚从石缝中钻出头来,惊恐地发现四处是黑压压的枪口和武装分子狰狞的面孔。他们的脸上凝聚着暴虐、残忍;狼一般凶狠的目光,任何一次与他们不小心的对视都会引发我极度的惊恐!突然,我发觉手上湿湿的,不,伴随着一股刺鼻的腥外,我发现我身旁躺着一位阿拉伯男孩——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被脸上的血模糊了,乞求生存的意念使得他的嘴在死亡的那一刻想要喊出生存的渴望。我震惊了,陷入深深的悲愤之中。在这里,正义被邪恶的阴云笼罩,同时,正义也在一点点拨开黑色的云雾。
     第三站——冰岛
     行程之中,迎面不断吹来一股股黑烟浓雾,温度异常的高,那火热的力量烧灼着我的身躯,尘雾熏得我睁不开双眼。
待我睁开眼睛,我孤零零地躺在一片坚硬的土地上,远处的火山喷射着炽热的岩浆,空气中夹杂着一股刺鼻的硫酸味,黑浓的烟雾滚滚而来,似乎有种物质侵蚀着我的肢体,我变得虚弱无力,沉沉睡去……
第四站墨西哥,第五站智利……
我看到极为恶劣的环境。
     风又将我送回我出生的地方,这里仍是那般美丽的幽静,我看到了自己的躯体,已是伤痕累累,面目全非。可我知道自己是一粒种子,我要种下心中美好的愿望,那怕这是我活在世上的最后一天。


我是一粒种子
圣莲花


我是一粒种子
流浪者的星球
找不到依靠
坐落在银河系
守着寂寞数星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    我是一粒种子……
     “咳咳……”
     不知名的地域里,苟延残喘的我已日薄西山,气息奄奄了。
     看厌了世间的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,我倦了。回忆连绵不断,终于和天在地平线交汇……


第一幕 (公元1900年)


     和煦的阳光下,伴着春风,和着鸟鸣,栖息在罗布泊这片生命绿洲中的我,连呼吸都挤满了甜蜜。
我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,将到哪儿去。但我懂得,从我有了思维就开始懂得:我是一粒种子,我的使命就是生根发芽,为大地增添一抹绿色!
坚定了信念的我开始努力想地里扎根下去,充沛的水分让我不能自已。眼前是牛马成群,绿林环绕,河流清澈的人间仙境,是我大显身手的风水宝地,我的意志稳如泰山,坚若磐石!


第二幕(公元1950年)


     一晃50年过去了。我再也支撑不起当年稚嫩的信念。时间已将我雕琢成 了一棵饱经风霜的参天大树。
     但我眼里没有自豪,没有喜悦,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忧虑——要我怎么忍心相信,昔日的生命绿洲罗布泊已濒临毁灭!
     酿造了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,正是狂妄自大,贪得无厌的人类!
     20世纪30年代,罗布泊这片绿洲开始走向低谷。无知的人类化身为一个个刽子手,将绿洲的精髓——树林,一棵棵砍倒在他们脚下(还好我位于较为隐蔽的地方,才得以幸免遇难),人类把伐树当成一种乐趣,浑然不知受害者的凄凉。
     眼睁睁地看着这场杀戮,我的心在滴血。


第三幕(公元2000年)


     又是50年!罗布泊终于彻底毁灭,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戈壁,人类称之为“死亡之海”。
     或许这还不足以惊讶,而更纳闷的是我的存在吧!
    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,罗布泊的坏境日益恶劣。沙尘暴已是司空见惯,那些弱不禁风的小树先后夭折,而我作为一棵百年老树,也难以承受这般“洗礼”。
     在这种情况下存活的我,爆发出了从未有的潜能,转入了另一种生活方式——地底。
     如果你以为地底里就是漆黑一片,那就大错特错了,殊不知罗布泊的地底是一番你无法想象的境地:有潺潺的流水,也有蠢蠢欲动的绿草。虽不及当年的罗布泊,但也不失为一个栖身之地。


第四幕(公元2050年)


     50年过的是这样快,时间风驰电掣的脚步让我有些应接不暇。
     我所在的地底也开始步入“死亡”。潺潺流水已在入口处被拦截,没有水分的绿草也渐渐消逝。而我,勉强还能支撑下去。
     到2050年,地球失去了她的伟岸,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坟墓。
辉煌了上万年的文明结束了,人类最终为自己的愚昧付出这惨痛的代价。


    尾声(公元2100年)


     “咳咳……”
     终于,我支撑不住了,闭上眼,我看见死神缓缓走来……

     真的再见了,我的土地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后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○一一年十二月

打印文章 作者: 来源:本站原创